400-0060-985
首页 > 资讯 > MBA面试指南 > 【转载】北大光华MBA:比起“成功”,我更关注真正的“自由” > 正文
【转载】北大光华MBA:比起“成功”,我更关注真正的“自由”

比起“成功”,我更关注真正的“自由”,我,“脑洞“达人过去,脑洞给我带来无边黑暗。今天,我的“脑洞”会发光。


我开过两次真脑洞:
第一次开颅手术瘫痪后,坐着轮椅考光华。
第二次手术后颅内感染,在病床上听说自己负责的项目得了戛纳奖。


脑洞即将五周年,和你说说我的故事,对你没准有一点点的小启发。


遇到这么多磨难,还能解决困难获得新成绩,你最大的收获是?


是啊,开过两次真脑洞,如今持续开“脑洞”,得过“广告界奥斯卡”之后,马上放下荣誉,从零开启新的业务。重新摸索经验与增长模式,三年把负责产品的电商生意搞大了15倍,进入OTC药品电商业务TOP5……得到越多成绩,周围越多高手,生活被他们标出了参照系(比如我在光华,甚至是通过面试准备联考的那些日子),于是每一段时间你都给自己立了Flag,要自己长成那个设定,才算有所成长。


可是常常事与愿违呀,今年没能拔掉那面旗,下一年也追不上自己的设定。这会让你十分焦虑。焦虑干扰你原有的平静,阻碍你踏踏实实关注事情本身,还会影响你的判断。只有你自己知道,面对困难,你有多不快乐,多不自由。


现在的我有了许多自省,才算是看清了自己所经历的真正挑战,才算能够逐步解决那些“不快乐”,才让我能平静地走到更远的地方,这才是可帮助持续的“成功”。内心自由,自在无悔。


突然的瘫痪,你如何面对?


2014年9月我通过光华面试,年底查出血管瘤爆管,不能参加联考了;做完开颅手术半个人瘫痪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甚至吃饭上厕所都要人帮忙,对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年轻人而言是是非常黑暗的。于是,Flag时刻又到了。手术完一周就去了康复医院,计划要在半年內练回自己,用最好的神经营养药物,查许多文献研究康复方法,尽可能多进行功能训练项目……简直像是在职场上处理一个项目。但术后体质不能耐受康复训练的难度与强度,我又一次病倒,发烧半个月把整个人的心气儿都燃尽了。在病房沮丧得彻夜难眠,白天训练效果打折扣,不但恐惧康复无望,还担心高昂的治疗费用给家人的生活带来负担。我几乎崩溃,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看不到光亮。


有天清晨我看见阳光斜斜地穿过光秃秃的树枝就拿起iPhone拍了下来。连续几天我都在同一个时间拍下同一扇窗外的景色,发现光线每一天都不一样。从那天开始,我好像从自己的身体里走出来了。就在小小的康复医院里,我发现许多有趣的人、场景甚至是动物。我开始觉得不必纠结于自己无法控制、无处安放也不应多想的未来。


原来恐惧其实都在纠结自我,只有从自我中走出来,才能去真正体会自己和这个世界。我对一个病友说:我们在打一个游戏,大BOSS很难打,但通关的秘密是救生包,就在我们心里,找到它随时满血复活。而把游戏调整成第三人称视角有助于全面观察场景找到各种各样的“道具”。我渐渐可以真正静下心来去训练并用心体会自己身体的反馈,不但找回了丢失的身体,还让他们去学习健康的身体,像个宝宝一样学会独立走路,学习抓取物体,逐渐找回了控制身体的能力。


你看,真正帮到自己的不是成功的方法,而是放下自己的心法。


第一次手术后,你在康复医院里每天要训练8-10个小时,而你还选择了备战MBA联考,你是如何坚持下来?


找回自我之后,每一天都在变好,充满了重生一样的力量,我对自己说:“你一定不能放弃。”脑洞持续敞开的人,自然也就奔着十个月以前插上的Flag去了,要去做那件被耽误的事儿吧!


“坚持”,听起来很困难,但是换个角度,把这个考试项目,当做“自律”养成游戏更好。安排好每一天的工作并不难。每天有护工阿姨照顾好我的饮食起居,每天练8个小时几乎不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只要像个小学生一样每天按时写作业完成学习,自律早睡早起,就能妥妥完成训练和学习。在康复医院的这一年养成了与过去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拔掉大旗的“成功”有那么一些特别的“天时地利人和”。“自律”的人果然找到了“自由”。


最值得复制的是,借助特别时期的特别资源,将不利因素变得有利,不给自己设限,用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心态去做想做的事。所有的困难都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每个人都要经历不同的黑夜,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会发光,也能从不利因素里找到光。我不想说越曲折的路风景越好,但选择越难的游戏,可以有更与众不同的收获。


第一次开颅手术后,你写下《做自己的英雄,但不止于此》,“不止于此”你是如何解读?




“不止于此”是不怕一无所有,绝不自我设限,让自己有更开阔的思考。我们无法掌控人生的长度,那么人生的广度与深度就更加值得追求与探索了。这的确很符合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设。一边训练,一边学习,坐着轮椅两个月拿下联考,一边还能为病友分享康复经验,还能帮着好朋友一起讨论她的创业项目,这些一度成为令我引以为豪的事。“人生开挂”,“牛*立体”、“不止于此”……自信心爆棚。


但罕有人知道,在基本的肢体控制和行动问题解决以后回归职场和学校,我却是长时间陷入自我怀疑的。举个例子,左胳膊虽然进步显著,但左手依然还是不能够精细化动作的。每天的工作、学习只能用一只手完成,工作速度受到影响。我很担心这些显而易见的不利因素,会影响环境对我的判断,要做出额外的努力,完成额外的“成绩“,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开始给自己制定额外的“成就”目标。似乎在另一个方面超出预期,才能弥补正常功能的无法实现。自信自己能完成额外斜杠目标和目标焦虑并存,有一段时间非常不快乐。


今天在经历过更多目标挫折的焦虑与自我修复以后,我总结发现那个有要求的年轻人的确是想要更多的,但在心理上缺乏自我看护,那些Flag时间,变成一次又一次对“自我“和”目标“的误解。我们所面对的真正困难,不是那些可见的可感知的挫折本身,而是对每一个目标和自我的认知所出现的偏差,以及随之而来的无法平静。


“不止于此”的确是一个不设限的好心态,但同时又要放下对“目标“的执念,分解目标达成环节过程中哪些“可控”、“可影响”,专注事情本身,控制好可控的环节,对可影响的部分更泰然些。举个例子,我可以把奔跑设为康复目标,但过于执着在“怎么还不能跑?”,一定是不快乐的。当我放下对于“半年要恢复”的执著,专注于分解髋关节、膝关节和脚踝的训练时,才真的能体会到细微的成就。


不可控常十有八九,去努力影响并体会变化,才能够感受到更具体的快乐。而且小处得失,往往不会带来很激烈的心绪扰动,一旦有所突破,却又带来更高频的成就感。我们关注目标,结果导向,但真能帮我们成事的却“不止于此”。“尽人事,听天命”,先尽力去关注,去体会好每一个事情本身,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如今,你的身体还没有100%恢复,但你回到工作岗位,并且还能拿全球营销奖,是怎么样的一种经历和感受?


这的确特别不容易。新业务要摸索和尝试的的确更多,面对的困难也更多。像杨过一样,我只用一只手就完成和别人一样,甚至更多的工作量,还达成了得国际创意戛纳奖这样并不预期的成绩,“成功”的感觉可好了。但在意光环就会容易产生错觉,过于在意“成功”的感觉,容易导致不能沉浸事情本身。这不但影响康复的效果,更是所有领域真正精进的障碍。


比如,要放下成熟业务的经验和成绩开始新的OTC电商业务,起初是非常难的。药品电商的发展并不像普通消费品电商那么成熟,还面临不确定的政策限制。因为新项目没有成熟的模式,甚至无法顺利获得我们预期的电商业务“天经地义”能提供的数据基础,我甚至焦虑到去医院测焦虑状态。


3年过去了,许多困难已经成为过往故事。当年各种不可得,那是不可控,但我们可以影响的却也很多。各种努力下,今天我们已构建了多维度的数据评估体系,并借助不断完善的营销工具,实现了比传统在线广告投放更为精准的人群触达。也借助电商平台获得真实世界的行为反馈,更懂消费者,更能够发展出更有助于帮助消费者决策的品牌创意。不但帮助客户提高运营效率,也让品牌的营销效率跻身行业前列。


如果没有放下既往重新出发,我应该难以体会这些收获。现在满心已不是“成功”,而是如何把旧收获变成新能源,开拓新的增长来源。回顾当时的心态是如何修复的,我发现真正带来成功的是“如常”。想要真正做成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有过成功的经验固然是好的基础,但更需要一个人将自己彻底打碎,能放下既往,每一次都只带着经验和反思重新出发,才能将“无常”视作“如常”,泰然处之,并借助变化在脑洞里和已知的经验组合出新的办法(来源于北大光华MBA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