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60-985
首页 > 资讯 > MBA面试指南 > 清华MBA:思想自由会“听话”,精神独立能“出活 > 正文
清华MBA:思想自由会“听话”,精神独立能“出活

进入清华经管MBA项目前,施维已经在ZTE中兴通讯工作了八年,先后担任产品工程师、技术专家、市场总监和事业部负责人;MBA在读期间,他离开通信行业,加盟了北京恒华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从事智能电网勘测设计和行业信息化解决方案的上市公司),担任政企事业中心总经理至今。施维有十多年的海外留学和工作经历,本科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信息通讯技术专业,硕士毕业于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应用计算机科学专业,并曾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就读计算机科学博士。


我与清华的渊源,开始于二十多年前爷爷经常鼓励我的话:“将来考清华大学,爷爷送你进京入学”,但我与清华MBA的故事,却直到2015年才开始。并非我从小不听话,学习不“出活”:虽没有参加高考,但也凭奖学金完成了从Undergraduate到Graduated的海外留学生涯,计算机专业文凭和理工科背景与清华风格也蛮搭。嗯,既然搭,就是还有缘分:2015年10月,在一位清华院士校友的偶然提议和慷慨推荐下,工作7年后的我决定申请清华经管MBA。


选择清华MBA:偶然亦必然的“回炉再造”


从2000年到2012年我的学习、工作和生活都在国外,经历了从孩子到成人、从依靠到独立和从学生到职员的几个重要人生转折。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ZTE中兴通讯海外售前技术工程师,长驻在法德荷比卢等国家。当时恰逢ZTE海外市场的蓬勃发展期,我的留学经历和专业背景迅速帮助我适应工作环境,很快获得了客户的认可和领导的赏识;虽然个人职场价值的顺利实现激发我更加努力、持续“出活”,但是也限制了我的认知发展,掩盖了一些管理和经营经验的劣势。


2013年初我被安排负责公司某事业部的经营:与市场和技术工作不同,经营和管理工作偏宏观而非细节,服务对象更多是人而非事,过程灵活变通而非一成不变。面对这些变化,我的弱点也开始逐渐凸显。我开始意识到,必须要跳出舒适区、重新抬头受教和跨界融合补短板,才能令职业生涯突破瓶颈、与时俱进。于是我最终决定重返校园、回炉再造。至于选择清华MBA则实属必然:从小清华就是我在国内的唯一选择。


经历清华MBA:追逐自由之风,攀登独立之巅


理工男偏爱用数据说话:两年4学期,一学期18周,每周高铁往返南京、北京,平均距离960km/次,一次耗时约4小时……作为一个工作在南京、每周来清华上课的MBA学生,过去两年我付出了80个周末、600小时和14w公里的旅程代价,而这些也仅是我“回炉再造”成本的一小部分。


是什么让我始终坚信这段堪比“取经”的求学经历物超所值?不仅因为清华MBA项目严谨的课程体系和精彩的课程内容,不仅因为群英荟萃的同学和琳琅满目的活动,不仅因为班级的深情厚谊和好友的意气相投;更因为这段历程给予我一场追逐自由之风和攀登独立之巅的心灵洗礼,让我学会了“听话,出活”,能够不忘初心地再次前行。


两年里,20多门主、辅修课程精彩纷呈,其中不乏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桥段。然而“一百个观众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我印象最深的课程模块莫过于开场白:TechMark商业实战。它通常是商学院EMBA的必修课程,但清华MBA却选择它作为开学模块,可谓立意深远。作为实战课程中的商业小组CEO,我对TechMark的直观感受是“直面差距,总结教训,重装上阵”:没有启动资金和现金流的压力、以市场结果为导向、以参数指标为生存考核的TechMark世界是一个剩者为王的世界;各小队的成员都是MBA新生,来自各行各业、五湖四海,大家经验各异、自有主见,但始终能目标一致、齐心协力且积极团结。虽然最后我们没有获得冠军,但市场、经营、股东权益等各项参数指标都一直保持稳健增长,没有陷入长期风险,尤其负债和库存都是强健康态,这与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和勇于承担不可分割。最重要的并不是结果:作为清华MBA的第一课,TechMark模块很好地帮助我调整心态、正视自我,迅速进入到了重返校园、回炉再造的学习状态。


两年里,数十个国内外访学模块百花齐放,方便MBA同学们各取所需,各得其所。我参加的2017 MIT Sloan Summer Course 和2019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两个模块都是访学模块的大热精品MIT模块以授课为主,穿插对Boston当地创新创业中心的参观;每天的学习和交流充实且多样化,项目的务实态度和创新精神亦令人钦佩。对于身处互联网/IT行业的我而言,这是一次诠释顶尖技术和展示行业创新的“朝圣”之旅。学习之余,同学们也三两成群地游玩了Boston著名地标景点、大学校园和购物中心,领略与众不同的北美自然风光和人文气息。


Chile模块则以交流互访为主,由卢克希奇家族全程赞助;入选的清华MBA和智利天主教大学MBA学生分别访问了中、智两地的支柱产业、相关公司和官方机构(使领馆),增进了解、互相学习和发掘商机之余,彼此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与来自智利天主教大学的Osvald学闲聊时发现彼此都是越野爱好者,于是相约结伴,在周末参加了首都圣地亚哥的一场山地马拉松赛。


除课程和访学以外,更令我心驰神往且难以忘怀的,是收获了一群有共同爱好、志趣相投的清华MBA小伙伴:MBA集中班的同学们来自五湖四海,每周上课大家都是从各地赶来,晚上一起住在学校的招待所,除了讨论学习和小组作业外,也共同谱写了许多吃烤串喝啤酒的精彩段子。我与清华MBA的小伙伴们还一起参加了2016年和2017年两届“亚沙赛”:三天两夜,ABC队共23名队友在腾格里的沙海里风餐露宿,竞速70km;大家的同心协力、相濡以沫和众志成城造就了清华名列前茅的好成绩,并且获得了代表院校最高荣誉的“沙鸥奖“。这段奇妙的人生经历也让我结识了各院校的MBA好友,保持了与大家定期相聚、共赴比赛的习惯:兴趣爱好的小团体、小圈子也是MBA群体里一道与众不同的靓丽风景,因为“独立和自由”才是更高阶的人生追求。


学会“听话、出活”,助力再次启航


思想自由和精神独立需要有强大基础的支撑,它可能是知识,也可能是技能;但在我看来都不如“听话、出活”这四个字清楚直白,易于执行。第一次听闻“听话出活”是在高旭东教授的“管理思维”课上:高老师尤其善于深入浅出的讲解知识,能够把方法模型与现实场景的应用相结合,也就经常能够达到“授人以渔”的实际功效,颇受学生们欢迎。后来,高老师也成为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陪伴并帮助我顺利完成清华MBA毕业前的“the last mission”。


总结而言,清华MBA两年半的经历,就是我不断学习和领悟“听话、出活”内涵的修炼过程:


做人做事不仅要埋头苦干,更要抬头“听话”,才可能塑造真正的“自由思想”:“抬头”帮助你树立目标和寻找差距,从而能提纲掣领地分析问题;“听话”有助于全面和系统地获取信息,从而打造准确判断和解决现实问题的坚固知识基座,这与大数据技术的概念类似,正所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


“出活”即输出结果,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不可原地踏步或半途而废;“出好活”是正向的价值创造:以MBA毕业论文撰写为例,“出活”表示你具备合格的技能和知识基础,“出好活”则要求你还必须有创新精神和独立意识,才能构架出原创的观点并加以打磨。引申开来,在当今人才辈出、百花齐放的时代大环境里,“出活”要求团队或个人勇于跨界和突破自我,积极展现自我的“独立精神”。


朴实的四个字,既浓缩了清华经管对MBA学生的培养和期待,又为清华MBA学子们指明了通往“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路径。经历清华MBA之后再次启航,并在通向“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道路上坚持走下去,会成为所有清华MBA共同的使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