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60-985
首页 > 资讯 > MBA面试指南 > 陆雄文:勇做复旦精神的使者 | 2019毕业致辞 > 正文
陆雄文:勇做复旦精神的使者 | 2019毕业致辞

亲爱的毕业生们,

尊敬的毕业生家属和亲友们,

各位同事、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


今天,对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9届1684名毕业生来说,都是人生的高光时刻:在今天,你们见证自己一路耕耘的收获,并为之激动和自豪;在今天,你们又许下人生新的愿望,布下事业新的憧憬,准备开启未来新的征程。在今天,对于你们的家人、朋友,还有那些时刻提携与见证你们成长的老师来说,同样意义非凡。在他们的大力支持、细心呵护与耐心教导下,你们完成了这弥足珍贵的学习之旅,他们为你们喝彩并享受属于他们的一份满足!


亲爱的毕业生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将告别复旦校园,带着荣耀,再上征程。你们身上,已深深地烙上了复旦的印章。复旦给予你们所有的一切——学养、经验、友谊、能力,乃至爱情和婚姻——都将成为你们开拓未来的不竭动力。同时你们也将是复旦的使者,在社会各层面、各领域播撒复旦精神的种子。


那“复旦”二字对于一名复旦学子、复旦校友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今天,我想以在复旦学习、工作了35年的复旦学子、学长和院长的身份来和大家谈谈“复旦”二字背后的精神内涵。


在我看来,复旦精神是由复旦的校名、校训和校歌所定义和宣扬的。


复旦校名“复旦”二字选自《尚书大传·虞夏传》里的《卿云歌》:“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日月光华”字面意思是太阳每天升起,阳光普照大地,带来光明。从古至今,不管是在中国的文化语义体系还是在西方的文化语义体系,太阳都代表着神圣和真理。同世界上所有研究型大学一样,复旦校名喻示了大学对真理极致追求的使命,同时复旦校名也寄托了复旦先贤自主办学、教育强国的梦想。


复旦校训出自《论语·子张》,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在我看来,校训至少包含了三层含义:


一是关于学问的态度,积累学问,既要学又要问,要切切实实地问,先审察而后问;还要博学,在大学学习,不仅要在专业上建立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还要广泛地学习各种知识,对于管理学院的学生来说更是如此。学习文史哲,学习理工科技知识,对于管理的研究与实践会提供前瞻性喻示和指引,也了解和把控技术革命引发的经济和社会变革与发展的逻辑和方向。同时还不能只向书本学习,还要向实践学习,向他人学习,管理学院因此提倡“二人行必有吾师”。


二是关于志向的态度,学习不是为了自娱自乐,而是应当树立高远的志向,并坚定执着、踏踏实实去追求、去实现,因此“笃志”就有了“责任”、“担当”和“使命”的涵义。


三是关于思想的态度,要勤于思考、乐于思考、善于思考,更要一切从现实出发,由此及彼、由近及远。


复旦校歌诞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这首歌的词作者刘大白、曲作者丰子恺都是中国近代杰出的文人学者,在当时具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复旦校歌共有三段,每一段都寓意深刻。


开篇主张“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复旦公学第一届毕业生陈寅恪率先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今天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普遍的精神信仰与价值取向。这也是普世的大学精神。


接着是强调“巩固学校、维护国家”,体现的是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国家是大家,学校是小家,作为校园里的一分子,不管是教师还是学生,都是学子、学者、学人,都应该拥有家国情怀。1947年5月,在国民党专制统治下,复旦进步学生遭到袭击与逮捕,7月5日,老校长李登辉先生做了他最后一次演讲。他那篇复旦人耳熟能详的讲稿阐述和呼唤的就是复旦校歌里的家国情怀:“你们现在穿的是学士制服,你们穿过以后,应当是有学问的人,应当从此对国家有所贡献。一个大学毕业生,应当为社会服务,为人类牺牲。服务、牺牲、团结,是复旦的精神,更是你们的责任。”


校歌第三段提出“沪滨屹立”、“震欧铄美”,为复旦发展提出了前瞻性目标:扎根上海,赶超欧美。一百多年前,复旦创办之初,不仅办学经费难有保障,且无地理、资源优势,复旦先贤就满怀激情、憧憬未来,树立远大目标。这种前瞻和胸怀,在今天看来,也难能可贵。历经114年的发展、壮大,复旦逐渐接近校歌所憧憬的目标。刚刚发布的2020年QS世界大学排名,复旦上升至全球第40位。令管理学院师生、校友欣慰的是,管理学院也以后来居上之势,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均已成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商学院,在最近的英国《金融时报》全球EMBA、MBA排名中,参评的四个EMBA、在职MBA项目,一个全日制MBA项目全部跻身全球前40位。


毕业生们,复旦大学校名、校训、校歌里所阐释的复旦精神正是百年复旦自强不息、熠熠生辉的文化基因。作为一名资深的复旦人,借毕业生们暂别复旦校园之际,对于“自由而无用”的所谓“复旦精神民间版”,有必要作一梳理与甄别。


自由一直是知识分子所追求的理想,它不仅是指一种人之所以为人的存在状态,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至高境界,同时更是知识分子赖以学习、研究、工作的条件和环境,是新知识、新思想诞生的前提和土壤。


学子只有自由才能去遨游无边的知识海洋;学者只有自由才能去畅想、去创意、去探索、去实验、去发现、去创新、去创造。自由不仅是思想的,也是行动的;不仅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因此,一个人的自由行动要受到集体的约束,要以不侵犯别人的、集体的自由为前提,否则就需要磋商、辩论、冲突、妥协与合作。


所以在学子、学者聚集之所,自由就意味着更大的宽容与包容,要承认差异、尊重差异。要允许实验失败、允许思想偏差,上一次实验的失败可能就是下一次实验成功的必要条件,前一阵思想的偏差可能就是后一期科学思想、科学理论的萌芽。我们只有承认差异、承认局限、承认未知,懂得尊重、懂得包容、懂得分享,通过辩论而逐步达成共识,才能促进知识学习、研究创新、社会开化、人类文明。


所以在学子、学者聚集之所,自由就是其最基本的品质、素养、信仰、追求,乃至其存在的表达。不管是人文社科还是理工医科,任何学术研究要有前瞻性、创造性、领先性,都需要突破主观客观、外在内在的束缚,日积月累地构建自由的思想、进行自由的辩论、开展自由的研究。


那么复旦人因自由而需要“无用”吗?在越来越功利和浮躁的社会大背景下,倡导“无用”有一定的现实针对性,“无用”是告诫复旦学子、学者要摒弃浮躁的心态,无论学生读书还是教师做研究,都不能急功近利。如果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只是追求短期功利目的,学生就是为了找工作,老师就是为了写论文、升职称,那学生不可能成为栋梁之材,老师也做不出有意义的研究。


然而,“无用”也会成为消极、懒怠、不作为、不负责的挡箭牌和遮羞布,也会成为不求上进、逃避失败的麻醉剂和安慰剂。管理学院教师饱学理论,还多有发表,去到实践现场,发现不了问题、发表不了看法、提不出意见、建议,然后辩称我是“自由而无用”的,这算是复旦人吗?管理学院学生初入职场,做事情看心情、一不高兴就辞职,甚至提前一个月通知都没有,这也算是复旦人吗?


学者做学问,如果从事基础性理论问题的研究,那么这些问题对于学科的长远发展是有益的,后来的学者会在这个基础上去持续创造新的知识,日积月累,一旦在某个时点得以突破,基础性理论创新就会带来革命性影响,这就是“有用”;如果开展的是应用性实践课题的研究,那么研究成果可以很快转化为生产力,贡献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这也是“有用”。


我下周要去欧洲参加一个研讨会,一批世界顶尖的管理学者在推动Responsible Research(负责任的研究),邀请国际著名学者、高等级学术期刊主编、主流商学院院长讨论如何一起努力推动全世界学者做更有意义的研究。负责任的研究就是有价值的研究、“有用”的研究;而不是那种自娱自乐、自吹自擂的研究,更不应沦为学者追求功名私利的工具。研究的“有用”,体现在研究的目的、意义和价值,无论是基础性的,还是应用性的,无论是长期性的,还是短期性的。


有些毕业生初入职场,发现专业不对口,或即使专业对口,许多大学所学也不能直接应用,因而就认为大学所学“无用”,这恰恰是对大学学习的误读。大学学习如果只是为了找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就大可不必披荆斩棘考复旦。复旦的学习是专业的学习,为学生建立一个完整而扎实的知识体系,有些知识马上可以应用于实践,有些知识可能只是储备,待条件成熟才得以启用,更多的知识则是化为一种修炼:学习能力的发展、思维视野的塑造、人格修为的成长。因此在复旦的学习是一种沉浸式的学习、开放式的学习、交互式的学习、行动式的学习、修炼式的学习。它不仅授予广博而深厚的知识,更启迪智慧,激发潜能,植入永续工作的智能“芯片”。


从大学存在的普遍意义来讲,大学的使命就是创造知识、传播知识、培养人才、服务社会、服务国家,指引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为人类共同命运贡献智慧和力量。这也是大学的“有用”。这就是复旦人的“有用”。


大学的“有用”在于“大用”,因此不能功利,不能浅薄,不能自私、狭隘。大的“有用”不是意味着其“效用”要立刻“变现”,而应在很长的时间光谱上呈现开来。


毕业生们,你们在复旦的学习、在管理学院的学习暂告一个段落,当我和我的同事们目送你们踏上人生新的征程,我们对你们如你们对自己一样总是充满欣喜和期待。


复旦管理学院是你们再出发的起点,也是你们可以停靠的港湾,更是你们永远的精神家园。我希望你们从此以“复旦人”而自豪,你们要作为复旦精神的使者继续践行复旦精神、传播复旦精神,做“自由而有用”的人。


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大门已经开启,如果你们当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复旦,那么今天你们也要毫不犹豫地去投入这个时代。


相信你们不会辜负自己,不会辜负复旦,不会辜负属于你们的伟大时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