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60-985
首页 > 资讯 > MBA面试指南 > 北大光华MBA,通过教员的努力,使学生因思想而光华 > 正文
北大光华MBA,通过教员的努力,使学生因思想而光华

北大光华的教授们时时以“为新”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并不断反思:我们究竟是要把中国的案例放在西方的概念和理论框架中去定位诠释,还是以一种开放的心态,重新审视中国的发展经验。北大光华本着开放、包容,独立,科学的精神,重新审视和设计我们的学术研究。北大光华思想力更是始终关注国家治理和商业文明两个重要议题。通过对历史亲历者的深度访谈以及商业模式的研讨,不断探索,讲好中国故事。这些努力和研究的成果,正在不断的被整合到北大光华MBA课堂当中,成为我们去理解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最重要的理智资源。


北大新青年商界新领袖,1915年陈独秀创办了青年杂志,从第二期开始这个杂志更名为《新青年》,大约同时陈独秀受聘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事实上,从第三卷开始新青年的主要撰稿人便是北京大学的教员们。1920年《新青年》成为中国共产党上海筹备组的机关刊物,从此开始传播马列主义,用胡适先生的话说:新青年是20世纪初最重要的一本杂志,它开创了一个时代。在这本杂志的发刊词里,陈独秀先生对当时的青年精英们提出以下六点的期望:我们这个时代的新青年应该是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隐退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正是建立这两点基础之上我们概括出来德先生的、赛先生的两位倡导。德先生提倡人权平等,脱离奴隶羁绊、赛先生提倡举凡一事之兴、一物之细,罔不诉之科学法则。


用鲁迅先生话说,北大是常为新、改进的运动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


一百年过去了在这一百年当中从红楼到燕园有无数的先贤通过他们的努力,使得北大总是居于时代的桥头,成为中国的精神领袖。但是,一百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作为一个教员站在北大的讲台上时候,我一方面感慨于先贤们取得的瞩目成就,但是另一方面也感觉到自己肩上有着无比重大的压力。


我在每次上课之前都会想我今天要教授的内容是唯新的吗?是先锋的吗?或者说我在课堂上有可能教授到舶来的知识舶来的理论真正诠释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创造出来的经济奇迹?这时候我们会问自己,我们向哪里去?我们究竟是要把中国的案例放在西方的概念和理论框架中去定位、去诠释,还是我们要以一种开放的心态重新勇敢地去审视我们走过来的道路,去追求一种新的方法让这种新的方法能够更好的讲述中国的故事,能够更好的阐释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过程背后中的底层逻辑。我们应该向什么地方去?作为中国的世界级商学院,北大光华给了我们答案,那就是我们继续以德先生和赛先生为引领,本着独立、自主、开放、科学的精神重新地审视和设计我们的学术生活和我们的学术架构,在此基础之上,我们推出了北大光华思想力这样的项目。


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非常宏大的研究计划,作为我个人我和学院的周黎安教授和姜万军教授一起选择了一个新的方向叫口述历史。大家会好奇,一个商学院教授为什么不去关照现实而去研究历史,我们的回答是对于现实的洞察常常有赖于我们对于历史的认知和理解。


事实上,我们过去也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商业模式治理模式这一些经验进行过无数的总结,但是这一些总结有重大的缺失也就是我们过多的关照于宏大的趋势,而并没有把创造历史的这一些个人放到叙事当中去,不论是平凡的底层民众,还是深居高位的官员在这过程中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能够找到一个机会,把自己的所见所想所思充分的表达出来,而正是这一些所见、所想所思构成了我们进一步去诠释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信息,我们这项目就是要把这一些声音重新带回到我们的理论框架当中去丰富我们的知识。我们的种种努力和研究的成果,正在不断的被整合到我们的MBA课堂当中,成为我们去理解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最重要的一些案例。


作为光华教员的我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得各位同学能够因思想而光华。(转载与北大光华公众号)



分享到